醫美機構比醫生多:月入十萬司空見慣醫生缺口巨大
作者:網絡 來源:網絡 日期:2019-01-20 瀏覽

  平均一個正規的醫美機構,還配備不了一個有資質的醫生。

  招聘一個有資質的醫美醫生有多難?通常情況下,招聘啟事發布后兩三個月,招不到一個合適的醫生是常有的事。并且還是重金招聘。

  “像美萊一個醫院的院長月薪30萬-40萬很正常,中等的整容主刀醫生月收入也大概在5萬到10萬之間,當然工作強度也相當大。”南方醫科大學整形外科博士黃子龍近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

  目前,中國醫美行業的現狀是:醫療美容機構的數量比注冊醫療美容醫生還要多。加上醫療美容需求日益高漲,甚至,越來越多的非整形外科醫生,如骨科、泌尿科醫生也會轉到吸“金”的醫美業中。

  多位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對于醫生資源缺乏,一些民營醫美機構饑不擇食,只要能上手,或者經過簡單培訓,不在乎醫生資質的現象十分普遍。即便如此,醫生缺口仍然十分巨大。

  人才供不應求,既有醫美本身特點的原因,更多的是我國的高等教育難以跟上市場發展。不過,隨著醫師多點執業逐步落地,正規醫生集團入局,非法醫療美消退,辦照規范化等趨勢,在市場原則和醫療原則的雙重考驗下,醫美醫生的轉型和醫療機構的洗牌也悄然將至。

  醫美醫生缺口巨大

  中國醫美市場的發展速度遠遠高于醫美人才的增長速度。

  據相關報告數據統計,醫美行業整體市場份額有望在2020年突破3000億規模,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40%,預計2030年將突破萬億。對比其他國家,中國占據全球醫美市場10%的份額,僅次于美國和巴西。

  與行業蓬勃發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國醫美醫生缺口巨大。如2014年數據顯示,中國美容注冊醫師2800人,每百萬人中(15-64歲)注冊醫美醫師為2.8人,而韓國/巴西/美國/日本為該水平的20/14/11/10倍。數十年前,韓國人口是4700余萬時,整形外科醫生的數量就達到1300余人,平均3.6萬人就有一名整形外科醫生。

  截至2016年年底,這一狀況也沒有得到轉變,當時,我國共有5600多個正規醫美機構,但僅有3000-4000 名持證醫生。這意味著,平均一個正規的醫療美容機構,還配備不了一個有資質醫生。

  而公立醫院和私立機構的差別更加劇了醫美人才的匱乏。

  在整形醫療機構中,分為公立醫院整形科、民營醫院和私人診所三類。民營機構盡管占據絕大部分市場份額(超過85%),而在醫生資源配比方面卻不占優勢。公立醫院擁有技術人員優勢,但發力點卻在基礎性醫療,如病理型整形、燒傷型整形,而市場需求較大的美容整形,公立醫院涉及較少。只有個別醫院略有涉及,如比較知名的北京黃寺醫院。

  民營醫美機構則以美容整形為主,但真正以美容整形為專業的醫生少之又少。以致經常出現半年也招聘不到一名合格醫生的現象。

  人才的供不應求促使行業薪資水漲船高。

  “醫療美容是市場化定價,主刀醫生月收入10萬司空見慣,年收入上千萬的整形醫生都存在,遠遠高于其他行業醫生。甚至咨詢師月入5萬-10萬的也很多。”一位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

  高薪資促使各類相關專業醫生兼職或者轉型做醫美醫生,廣東省某三甲醫院整形外科副主任醫師馬常青就是從骨科逐步轉向醫美的眾多案例之一。

  馬常青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醫美現已納入一級學科,與內科、外科平行。各個科室轉型過來做醫美的很常見,最多的是大外科、骨科、皮膚科、眼科,甚至肛腸科、麻醉科。”

  有資質的醫生匱乏,產生了很多變相的解決辦法。如目前我國大部分民營醫美機構讓咨詢師充當“咨詢醫生”,直接對接顧客,真正負責操刀的主刀醫生,才是持證醫生。

  而這還算是正規的操作手法,業內人士透露,更多的是辦一個短期培訓班,幾個月的學業結束后,拿到一個并未經過國家認可的證書,就算是持證上崗了。由此難免造成大量見諸媒體的醫療美容糾紛。

湖南麻将红中飞